日本战败前,最后一次皇族会议的13名参会成员

ca888亚洲城网页版 ?件投降的看法,除了少数皇族成员表态看法(如闲院宫春仁王主战、高松宫宣仁亲王主降),大部分皇族成员均表示一切听从天皇的旨意。

  

  最终昭和天皇阐述了当前形势,认为日本已毫无胜算可能,接受《波茨坦公告》已成事实,为避免更多的国民伤亡决定授意外相东乡茂德与同盟国进一步接触交涉投降事宜。在得到天皇的表态后,包括闲院宫春仁王以及久迩宫朝融王等主战派也表示遵从旨意,其他皇族成员附议。

  

  昭和天皇裕仁

  战后,1946年5月驻日盟军总司令部(GHQ)发出关于废除皇族财产及其他特权的指令,次年10月,非天皇直系的11个宫家的51名旧皇族成员一举被剥夺皇籍,其中就包括此次会议的大部分皇族成员。

  

  驻日盟军总司令部大楼,现为第一生命保险株式会社所用。

  参会者名单如下(于昭和天皇正面呈弧形座次,由左至右排序):

  高松宫宣仁亲王

英机进行暗杀,对陆军也存有巨大的反感。1986年宣仁亲王身患肺癌,作为兄长的昭和天皇三度探望,1987年2月3日在东京涩谷的红十字会医院病逝时,恰巧是昭和天皇最后一次探望。

  

  高松宫宣仁亲王

  三笠宫崇仁亲王

  陆军少佐军衔,时任航空总军教育参谋,大正天皇的第四皇子,昭和天皇的弟弟。皇族成员中的主和派代表人物,任职中国派遣军期间,对于日军的暴行怀揣极大的不满,发表讲话《作为日本人对中国事变的内心反省》并引起主战派的极大反感,最终被调离前线。战后,因为政治色彩偏左,在中日外交与和解中起到了重要推动作用。2016年10月27日,崇仁亲王在东京圣路加国际医院因为心脏衰竭逝世,以高寿100岁成为明治时期以来最长寿的日本皇室在籍成员。

  

  三笠宫崇仁亲王

  闲院宫春仁王

  陆军少将军衔,时任战车第4师团代理师团长,闲院宫载仁亲王的次子。日本皇族中出了名的美男子,战后创建了春日兴业,成功实现了向实业家的转型,在旧皇族中算是经济上比较成功的,不过在1966年和王妃直子离婚后,直子爆料春仁王是一名同性恋者,在军中任职时就与勤务兵搞在一起,而两人结婚40余年膝下并无一子。1988年6月18日因直肠癌在小田原市立医院病逝。

  贺阳宫恒宪王

  陆军中将军衔,时任陆军大学校校长,贺阳宫邦宪王的长子。战争末期曾力劝昭和天皇尽早结束战争,是发动旁系宫家脱离皇籍的提倡者之一,因生活质朴平易近人,有着“平民殿下”的美称,恒宪王的宅邸后来成为了千鸟渊战死者公墓,1978年1月3日病逝于千叶县。

  贺阳宫邦寿王

  陆军大尉军衔,时任东京幼年学校2年级学生监,贺阳宫恒宪王的长子。战后在京都大学学习期间爱上了一名和祇园舞妓洋子,本打算与洋子结婚却遭到了父母的极力反对,后来因洋子自己身患重病而不能完婚,使之邦寿王深受打击,为了让儿子尽早脱离消沉,父母逼着邦寿王娶了众议院议员津云国利的女儿龙子,但邦寿王心中却只有洋子,甚至结婚当日就说:“洋子一旦康复,我就要离婚。龙子很可怜,所以我不会碰她一根指头的。”最后洋子去世,但邦寿并未改变想法,结婚3年后还是和龙子离婚了。当时,邦寿的母亲敏子对龙子说:“真是对不住你,浪费了你的半生。我们无从表达歉意,请一定要找到自己的幸福人生。”

  久迩宫朝融王

  海军中将军衔, 时任第20联合航空队司令官,久迩宫邦彦王的长子,昭和天皇的义兄。本打算与酒井忠兴伯爵的次女酒井菊子结婚,并得到贞明皇后(昭和天皇的母亲)的裁可,可久迩宫家突然单方面宣布解除婚约,引起轩然大波,因为皇族结婚是得到天皇许可的,也就是敕许(相当于命令),贞明皇后的裁可跟天皇在效力上是基本一致的,悔婚这件事在宫中闹得沸沸扬扬,最终还是因为久迩宫家强硬的态度如愿解除婚约,朝融王最后迎娶了伏见宫博恭王的第三女敦子,敦子先后为朝融王生下了三位王子和五位王女。

  

  久迩宫朝融王

  梨本宫守正王

  陆军大将军衔(元帅称号),时任伊势神宫祭主,昭和天皇的姑父。战后盟军最高总司令部下令逮捕的唯一皇族甲级战犯嫌疑人,在日本东京都丰岛区的东池袋巢鸭监狱被关押了5个月,直到1946年4月13日盟军总司令部将他释放。1951年1月2日,梨本宫守正王因心肌梗塞去世,终年76岁。

  

  梨本宫守正王

  朝香宫鸠彦王

  陆军大将军衔,时任军事参议官,久迩宫朝彦亲王的第八子,明治天皇赐予朝香宫的宫号。被认为是南京大屠杀的主要责任人之一,然而由于皇族身份,故战后并没有被送上军事法庭。崇尚法国文化,十分热衷高尔夫球运动,1981年4月12日于日本著名旅游城市热海去世。

  东久迩宫稔彦王

  陆军大将军衔,时任军事参议官,久迩宫朝彦亲王的第九子,昭和天皇的叔叔。是唯一一位皇族成员而担任内阁总理大臣者,不过也是在位时间最短的一位内阁总理大臣(54天)。1990年1月20日去世,虽然已脱离皇籍,但仍旧被特例安葬在了皇族专用的丰岛冈墓地。

  

  东久迩宫稔彦王

  东久迩宫盛厚王

  陆军少佐军衔,时任第36军情报参谋,东久迩宫稔彦王的长子。战后以普通考生的身份报考东京大学却没有通过考试,只能以旁听生的身份在校学习,当时很多人调侃:如果没有脱离皇籍,就不会这样的结果了。

  

  东久迩宫盛厚王

  竹田宫恒德王

  陆军中佐军衔,时任第1总军防卫参谋,竹田宫恒久王的长子,昭和天皇的堂弟。十分精通马术,战后曾担当过日本奥林匹克委员会委员长、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委员、国际马术联合会理事等职,1992年5月11日因病过世。

  

  竹田宫恒德王

  李王垠

  陆军中将军衔,时任军事参议官,朝鲜王朝高宗皇帝李熙的第七子,朝鲜王朝最后的王世子(继承人)。1970年5月1日去世时,大韩民国政府为他举行了国葬,高松宫宣仁亲王代表昭和天皇出席了仪式,汉城(现首尔)超过20万民众为其送葬。

  

  李王垠

  李键公

  陆军中佐军衔,时任陆军大学教官,朝鲜王朝义亲王李堈的长子。日本战败后成为平民,并为自己取了桃山虔一这个日本名字,因为喜欢汽车的缘故,曾担当过日本经典汽车协会的会长,1990年12月21日在日本埼玉县去世,三笠宫崇仁亲王以个人名义出席了仪式并为其守夜。

  

  李键公